圆桌实录 | 郑杰:新医疗商业时代综合数据生态思考

  • 时间:
  • 浏览:28
  • 来源:九州体育官网
  • 导读

    随着各种医学影像仪器和实验室检查方法的出现,以及近年来可穿戴设备的普及,我们进入了一个医疗信息爆炸的时代。医疗卫生信息数据的利用正在改变我们的访问模式。然而,医疗卫生数据的完整性是数据生态产业发展的基础。

    在“数字技术,改变医疗保健?”——在第32届上海健康政策圆桌会议上,舒兰医疗集团总裁郑杰先生分享了“新医学时代的数据生态思考”的主题。这次会议的主题演讲是有组织的。

    郑 杰 树兰医疗集团总裁,开放医疗与健康联盟(OMAHA)发起人

    浙江数字医疗卫生技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颠覆医疗》推荐序列作者,《未来医疗》和《数字医疗》翻译,《聪明的病人》演讲人,TED 《Future of Medicine》和make 《如何拿回我们的医疗数据》。在TMT、数字医疗、社会资本运营医疗等方面有多年的创业和投资经验。目前,我们致力于促进生命科学的前沿探索、医疗保健领域的“新数字基础设施”、个人医疗保健数据的开放运动和复杂性科学。

    目前人类对医学本身的认识还不够。生命科学还在晶体管时代,还是朝阳产业。近年来,技术对生命科学和医学产生了指数级的影响。

    所以,除了商业生态和社会生态,我们还有技术生态的敏感性吗?

    以谷歌的投资策略为例。近年来,谷歌投资了生命科学领域的许多项目,从基因测序到虚拟生物实验室。

    同时,新医疗技术的迭代也非常快。以我自己为例。几年前,我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拿到了30GB测序数据,最后告诉我有24个基因突变。之后很多公司会告诉我基因突变可能意味着什么,应该采取什么医学措施。

    所以我们也在思考这样的基因测序服务能否融入医院的日常流程,成为常态。

    比如我们几年前就提出了“遗传常规”的概念,类似于血常规。如果这个概念大面积开花,会给数字化、信息化带来什么挑战?

    个人健康医疗数据爆炸到“动态建模”

    我们正在经历个人健康信息数据的大爆炸时代,个人健康大数据的信息量已经超过600TB。那么,个人健康医疗数据的爆炸式增长将过渡到“动态建模”时代。

    比如我们最早经常提到的电子病历(EMR),然后是电子健康计划(EHR),个人健康记录(PHR),然后是个人生活云(PLC),最后是个人数字双胞胎(PDT)。

    因此,健康信息数据时代正在进入建模时代。医生以前都是凭经验看病,然后靠数据看病。将来,他们可能会依靠计算医学来看病。

    计算医学作为新医学时代的代表,融合了系统医学、系统生物学、医学信息学、计算生物学、时间生物学、生物动力学、生物信息学、生物医学工程等领域的知识。

    全息数字人与人体信息模型

    此前,欧盟有一个虚拟生理人(VPH)计划。中国卫健委领导还提出了全息数字人项目(HDH)和人体信息模型(BIM)。

    因此,在未来,“数字生活”和“数字双胞胎”将逐步进入医院,取代传统的电子病例,开展精准的医疗工作,并通过该平台的动态模型改变未来的诊断模式。

    比如以后看病,首先要通过个人数字双生系统进行动态模拟,然后根据动态模拟的结果做出诊断和处方意见。

    比如在医学教学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临床培训中心会使用几乎接近真人的数字化人。这些都离不开全息数字人体和人体信息模型技术。

    个人医疗健康数据的碎片化问题

    为了实现上述数字医疗诊断,主要障碍是目前的健康数据碎片化。也就是说,患者生成的数据和机构“托管”的数据能否共同构成完整的个人数据。

    以疫情期间的跨人群数据为例。

    2020年1月20日,杭州公司和我们团队拿着12月份的万人定位数据做流向分析,我们也参与了健康码后端算法的后续设计。算法设计中对绿色和黄色的判断是基于用户的位置来源。

    后来每个省都发了卫生码,我们继续思考如何通过跨省码,涉及到跨人口问题。杭州健康码有一键健康申请,点击即可注册,未来健康码可以作为健康入口成为身份和健康状态。

    从个体到群体,从数据到建模

    从个体到群体,从数据到建模,数字流行病学和时间生物学逐渐引起人们的关注。对于数字流行病学,谷歌使用搜索结果(比如搜索感冒)来判断哪个地区有疫情。

    比如,基于跨种群连续数据的时间生物学可以发现一些知识盲点。比如四川汶川地震前,全省人民血压波动,暗示人们对地震比较敏感。

    个人健康数据的确权

    另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是“数据权利”。事实上,美国的健康会议和PCHA组织正在考虑数据所有权、隐私和标准化。近年来,我们也在思考医疗机构是否可以给个人提供健康数据。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患者是否可以在每次就诊时直接获得数据。如果医疗机构给病人数据,病人的个人健康数据会完整吗?

    2015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颁布《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草案)》,首次规定患者有查阅、复印、复制病历的权利。有了相关规定,下一步就是思考如何获取电子数据。

    美国有一个blue button程序,要求任何医疗机构官网都要显示一个Blue Button,患者点击后可以下载个人健康数据。

    比如美国的安泰保险公司,政府要求保险公司出示病人有什么“数据权利”。该公司网站列出了三个级别的数据权限,最低级别是患者可以在医院网站上浏览个人健康数据。

    在更高层次上,患者可以下载自己的健康数据,包括非结构化和结构化数据。数据权限的最高级别是医疗机构可以通过一键授权将数据发送到指定的第三方APP,实现数据的使用和共享。

    患者数据链

    此外,在过去两年中,区块链技术对数据共享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最近,许多区块链公司正在慢慢参与区域数据共享、监管共享、隐私保护和反篡改。未来,健康数据将在各医院进行分发和存储,但它们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串联。

    医疗“云时代”

    目前,医学正在进入“新价值”医学时代,对医疗质量、医疗服务和医疗成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新价值”医学时代的背后,信息和数据共享非常重要。

    信息和数据共享的最新趋势是“云化”。如果我们医疗服务机构的健康数据不在云上,那么这个医疗机构可能面临淘汰,尤其是对于医疗集团和医疗协会。

    另一个趋势是医疗服务的场景迁移。未来的互联网医院肯定会进入全场景时代,包括医院场景、社区场景、家庭场景、在线场景等等。能否提供全场景服务是检验医疗机构未来生存的重要因素。

    医疗服务的流量平台

    最后涉及到医疗服务的流量平台。目前主要接触五大流量门户,分别是互联网平台门户、区域政府参与运营门户、大型医疗集团门户、单一医疗服务机构门户、移动终端门户。

    当时苹果手机自带的Apple Health可以存储各种平台的健康数据。这样,苹果想成为一个可穿戴设备连接器。由此可见,苹果当时还是雄心勃勃的。

    文字整理:吴唯佳

    编者: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