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会如何才能整体调整对华政策 会整体调整到哪一步?

  • 时间:
  • 浏览:54
  • 来源:九州体育官网
  • 吴志锋(国家开发银行研究所研究员)

    随着拜登关于赢得选举的讲话,特朗普虽然没有承认竞选失败,但因为后者是在挑战程序正义,既没有理由也没有证据,不会得到各方的支持。拜登可能会组建新政府。接下来就是拜登将如何调整对华政策,调整到哪一步,这需要中国的特别关注。为了应对拜登政府即将进行的对华政策调整,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准备。

    作者认为拜登政府上台后首先要处理的是美国国内的问题,即大规模动员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和与国会合作的第二轮财政援助措施。税收和医疗保险政策也会在特朗普政策的基础上进行颠覆性的调整,这需要拜登政府的巨大精力。因此,外交和对华政策的调整是第二要务。预计拜登政府将逐渐明朗,直到明年秋天或更长时间。这恰恰是作者认为的窗口期机会,我们需要在窗口期主动有所作为。拜登会如何调整对华政策?这需要全面深入的研究,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拜登的价值观

    拜登30岁当选参议员,在华盛顿政坛度过了47年。他曾担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和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他是奥巴马搭档的副总统,任期八年。比起特朗普这样的政治业余人士,拜登要老练优雅得多,不会出现“大象撞瓷店”这种情况。但是,认为拜登年纪大了,不敢行动,那就大错特错了。就像我们认为特朗普无法摆脱商人思维,认为市场利益可以换来战略利益一样,这是误判。

    从拜登的成长历程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坚持理想的人,很上进,有韧性,有毅力。1988年第一次竞选总统时,他承诺“在我们的社会中重新点燃理想主义的火焰”。后来,他参加了2008年的民主党初选,并得到了奥巴马作为副总统搭档的提议。2016年,由于大儿子去世,他放弃了竞选总统的准备,却想起了儿子的遗言,父亲“一定要当总统”,而这一年,他依然决心以77岁高龄竞选总统,击败特朗普成为总统。由此可见,拜登绝不是一个老油条。10月初,他在葛底斯堡发表演讲,准确地抓住了当今美国社会问题的痛点。拜登恪守传统自由主义价值观,信奉美国民主的灯塔功能,与粗糙的现实主义形成鲜明对比。

    拜登的自由价值观将在团结国际盟友方面发挥巨大作用。目前,英、法、德三国领导人已首次向拜登发出贺信。可以预见,德法两国政府将回归美国价值观外交的大旗,美国与欧盟的友好关系将得到巩固。

    二、拜登团队来中国

    与特朗普团队中的班尼、蓬佩奥和纳瓦罗等歇斯底里的鹰派相比,拜登的中国团队将更加理性和多样化,其成员主要包括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伊利拉特纳(Erie Ratner)、苏珊赖斯(Susan Rice)、库尔特坎贝尔、杰克沙利文(jack sullivan)、萨曼莎鲍威尔(Samantha Powell)、托马斯多尼伦(Thomas donilon)、本罗兹(ben rhodes)等。这些人是奥巴马时代的老团队,和拜登共事多年。其中,布林肯(blinken)在拜登担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主席时是顾问,后来担任拜登副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他很有可能成为拜登政府的国务卿。赖斯曾担任奥巴马驻联合国大使和国家安全顾问,并在今年的竞选活动中给予拜登大力支持。坎贝尔在奥巴马第一任期内担任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这些人的对华政策会和特朗普时代大相径庭。例如,blinken在今年9月美国商会的一次活动中表示:“我认为,正如一些人所建议的那样,试图与中国完全脱钩是不现实的,最终将适得其反。”沙利文和坎贝尔也认为,“冷战思维会使美国失去长期竞争力,单纯强调遏制中国是行不通的。虽然美国曾希望通过接触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想法被证明是错误的,但如果它认为转向竞争可以达到接触政策没有完成的目标,甚至迫使中国投降或崩溃,也会有类似的风险。”今年4月,赖斯、布林肯和沙利文以及100多名前官员和学者发表声明,呼吁美国与中国合作抗击疫情。

    拜登在竞选中表示,俄罗斯是美国最大的威胁,中国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个表达和川普不一样。布林肯和其他核心成员预计将支持拜登对中国政策的调整。他们的核心观点是基于自由国际主义的传统,相信美国民主价值观的影响,认同美国与其盟友的联盟是其核心力量的来源,反对并指责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破坏了美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这表明拜登的外交政策和对华政策将会有很大调整。

    第三,预测拜登中国政策调整的几个主要方面

    现在美国两党和国会就对华政策达成共识,指望拜登上台后彻底否定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是不现实的,也不可能回到四年前的过去。但还是可以预期,拜登的对华政策会有很大调整。

    第一,硬的会软化,硬的对抗会缓和。蓬佩奥现在持二元对立的强硬立场,甚至超过了特朗普对实际利益的强调,这导致了中美直接从对话走向脱钩的风险。拜登政府仍将中国视为遏制中国的最大竞争对手,但将重启价值外交,大幅调整方法手段,缓解直接对抗局面。

    第二,软硬兼施,通过加强联盟领导来对付中国。拜登政府将逐步回归已经退休的组织,加强在国际组织中的领导地位,修复被特朗普政府破坏的联盟,形成新的对华遏制网络。在经贸关系方面,拜登政府可能会尽快回到最初在亚太地区推动的TPP(美国撤军后,日本牵头建立了CPTPP),并通过日、澳、韩等盟国推迟了RCEP协议,同时重启了TTIP与欧洲的关系。达到从跨太平洋TPP和跨大西洋TTIP共同挤压中国与世界经贸联系的目的;在政治外交和安全方面,拜登政府将重启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太”战略,但不是简单重启,而是吸收特朗普政府一直在推进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整合两种战略的优势,强调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盟友的作用,加大对东盟国家的压力和拉拢,更系统地形成对中国的地缘政治压迫。北约在亚太地区的体系仍有可能继续推进。在拜登时代,中国将不得不应对一个复杂的体系,即TPP TTIP将回归亚太印太战略。

    三是重启合作,恢复多领域合作和人文交流。拜登的中国政策团队不会主张冷战和全面对抗,因为他们认为这不仅不会取得成果,还会损害美国的竞争力。此外,在气候、反恐、抗疫情等全球问题上,拜登与特朗普政府有很大不同。中美两国不仅在这些领域有着共同的利益,而且有着共同的观点。因此,拜登政府将回到巴黎气候协议和世卫组织,与中国合作处理伊朗和朝鲜等地区安全问题。而且,在教育和文化交流方面,拜登的团队是

    第四,贸易战还在继续,中美贸易和科技竞争只能在一个漫长的过程中解决。虽然拜登的中国团队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托马斯多尼伦(Thomas donilon)在2019年6月《外交事务》上写了一篇文章,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战是与中国竞争的错误手段。但到了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特朗普政府开征的关税会取消吗,达成的一期协议会执行吗,华为芯片进口限制会放开吗?这些具体问题,我觉得不会有快速的答案。原因是这不是拜登团队目前最紧迫的任务。而且即使拜登的团队反对特朗普的政策,这些政策中的很多已经成为国会通过的法律,即使想要改变,也需要系统的考量和程序。除此之外,特朗普的漠视对拜登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但有些措施已经产生了很好的威慑效果,取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任何党派、派别的美国人都不会放弃已经取得的利益。相反,拜登团队将利用特朗普的路径设计新一轮政策。因此,贸易战和科技战的政策调整不确定性最大。我们认为,拜登团队应该充分评估市场和科技界的反应,在政策明确之前制定系统的应对计划。不过,我们可以预计,拜登政府将更倾向于倾听市场和全球化的声音,如果美国企业和技术公司强烈呼吁,预计将取消一些政策。

    最后,我想强调的是,虽然美国国会两党已经达成共识,认为中国是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但这并不意味着中美脱钩对抗是必然之路。从共识到战略实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具体的实施路径有很大的差异空间。从他的中国团队来看,拜登的中国政策将会有很大的调整。大约一年后,如果中国能深入研究自己的主动性,及时掌握团队对中国看法的变化,就有机会主动一些。这个时间窗口现在已经打开了。

    (原标题:评论拜登政府将如何调整对华政策,调整到哪一步?(

    (主编:陈_NB12679)